魏先生是喻太太

https://www.plurk.com/RJRK
MHA:出歐、障常、心尾
Marvel:鐵受、鷹蟻獵戰
熱愛發廢文,興趣是北北

【Cablepool無差】想看一场电影

【想看一场电影】

「Nate、Nate!我们去看一场电影吧!」扰人的吵闹声打断了Nathan喜爱的午后休閒时间。看着声音的主人蹦跳着自门边窜出,他放下手裡的读物以及热红茶,表情没有不耐:「你怎麽突然想看?」
「情人节!」Wade偷喝了一口Nathan的热红茶,并且在Nathan揍他以前跳离对方然后手舞足蹈地拍拍电影院的宣传单:「情侣会有优惠的,我们去吧,怎麽样?」褪下面罩的男人表情难得认真--是的,虽然那个傢伙兴奋地来邀请他,但Nathan找不到男人半点的玩笑神情存在,这让他不禁哑然失笑:「Wade,我们又不是情侣,去干什麽?」
「唉唷,笨死了,如果假装是情侣,做些亲热的事情我们就能买情侣套票了...

【Deadpool/Cable】你用全身诉说的情感

【你用全身诉说的情感】

能『看见』Nate的心情大约要从一个多礼拜以前说起。那是很普通的下雨天,窗外的雨水啪哒啪哒的疯狂乱打在窗户上,他的Nate正难得哼着小曲的烤了些苹果派。
『Nate,你心情好像不错?』Wade试探性的问着而Nathan只是耸耸肩膀后随便丢了一块饼乾给同居人。
『我也喜欢牛奶饼乾。』Nathan随便回答,丝毫没有理会Wade的问句(当然,Wade后来知道Nathan心情好的原因是Russell捏着他的衣角为他的指导说谢谢,啊,我的Nate好简单,揪古锥),僱佣兵不开心了,像平常那样哇啦哇啦的指责Nathan总是不在乎他不疼爱他枉费他总是会在打架的时候提起他最爱的人是Nate...

【漫威/烏木喉→薩諾斯】奉獻

當葛摩菈背叛而羅南做為一個失敗的棋子被毀滅的時候,薩諾斯其實是非常痛苦的。
無人能夠理解他計畫為何。
無人能夠理解他為何而做。
他並不只是單純將宇宙的一半毀滅,他是在創造重生、創造永恆。

他想讓宇宙的生命都能夠擁有吃飽喝足穿暖的權利,而不是睜著無神的眼眸躺在骯髒惡臭的地下街道,眼裡看不見那美麗的星空。
他一掌扶著他的王座--那罪人的電椅,無人能懂。

“不,父親,我們懂。”
“烏木喉。”薩諾斯低聲喚著。他轉過身來,看見那總是忠心耿耿的高挑法師就站在臺階之下。他有些不悅--也很直接地以行為表達他的佈不滿。薩諾斯緩慢的走下臺階,表情隨著他的腳步而越顯陰冷,直至他走到烏木喉面前掐住他的脖子並且直直的舉起,他...

【烏木喉中心/烏木喉→薩諾斯】Father

我會去地球。他說,為您、為父親您獻上屬於您的寶石。

不知道從何時起,烏木喉便開始自稱自己為薩諾斯之子。
欽佩崇拜仰慕--迷戀?噢,不不,那是父親,是敬愛的父親,孩子怎能迷戀自己的父親呢?

『但我們跟父親並沒有血緣關係。』Black Order中唯一的女性暗夜比鄰星這麼說,她正挽著丈夫的手,小心翼翼的將自己依偎在亡刃的表情臂膀上,她那幸福的表情讓人看不出是戰場上、那個冷酷無情的女人。
而事實上,烏木喉是嫉妒的。

不不,不是希望什麼自己也能依偎在誰懷中還是被誰依偎,那很噁心。但他想要的,是父親看著他,告訴他,我的一切子嗣只要有你,便足夠。
而不是只顧著那兩個--尤其是那個綠色皮膚的小丫頭。
他想起了...

【奇異鐵】愛情的味道會是什麼

OOC
副標:不,爹地,你不該寵他,他會被糖分以及糖尿病所殺

事情是發生在Peter第五次阻止他的父親--那個據說是什麼什麼有錢花花公子慈善家,而現在是鋼鐵人兼任至尊法師夫人再兼發明家,搞不好還順帶兼職英雄武器研發的父親。
到底鋼鐵人是本業還是武器研發是本業Peter也說不太清楚,倒是他曾經試圖阻止他這個爸爸在家庭近況表上填上至尊法師丈夫的這一個稱號。

“不,爸,你今天吃了兩盒,兩盒甜甜圈!”他說:“你知道一個甜甜圈的熱量糖分以及脂肪有多高嗎!”Peter張著還在努力成長的雙手,像母雞護小雞一樣護著他身後的第三盒甜甜圈,可惜他的老爹不是這麼好解決,他晃了晃手裡的羅賴把,眼神閃過一絲冰寒:“Peter...

應該無劇透,盾鐵愛愛(愛愛

【以下為劇透警告!!】
這幾天大概會發一些小幕後與訪談……

























首先,第2、3張大概是描述漫威如何的殘忍……這麼對待奧科耶真的對嗎!
RDJ是個極其優秀的導師,而帶出來的小荷蘭果然不遑多讓,短短的即興演出令全球迷妹為之心疼。

有人詢問,在最後一幕中,為何比起其他人,彼得化做粉塵並風化的速度似乎要來得慢上許多,甚至還有讓他感到害怕的時間?
而負責製作這部電影的特效團隊 Weta 其監督Matt Aiken在與 Screen Rant的訪談當中解釋:「小蜘蛛是真的在抵抗它(寶石的力量),他絕對不想死且拼命抗拒它...他超乎想像地強大,所以他有辦法撐得比其他...

“你說,我們要回哪裡?”
“回家。”

你睜著你那焦糖色的眼眸,表情訝異的看著坐在後頭的男人。卻見對方比你稍白的皮膚爬滿了鮮紅,活像個剛從蒸籠出來似的。
你微笑:“好,我們回家。”

時至今日,白駒過隙,一晃眼已過了幾年。
你的鬍鬚徒長而你的鬢角發白,但那你留下的家一直都在。即便我們不再主動來往,那仍然是你給我的家。

我回家了。

【嗶嗶!以下屬於警告!】

第二張:涉及一點點不影響觀看心情的劇透的小梗圖,謹記學學奇異博士,別劇透。
第三張:日本人永遠都是最擅自的替全宇宙發便當。
第四張:涉及劇透以及是的、他們是Gay。

2018/5/11,中國漫威迷們將迎接自己的重大事件,那就是無限之戰!
作為一個過來人真的真的想告訴大家

首先,吃飽、喝一點點水再進場,不要妄想你有空在電影進行過程吃東西。
二,準備好你的衛生紙,非常非常需要,你將會沉浸在那個情感之中。
第三,若是中午場以後,那麼請你戴耳機耳塞進場,你絕對不願在剛入場時就被剛離場的粉絲給劇透,那是個災難(我朋友就是受害者)。
第四,看完的朋友們,離場時請忍耐住你們的心情,出場並...

© 魏先生是喻太太 | Powered by LOFTER